建筑清水模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建筑清水模板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明茨伯格思想的中国化实验

发布时间:2021-01-20 07:38:27 阅读: 来源:建筑清水模板厂家

管理学者亨利·明茨伯格,曾在《管理者而非MBA》一书中深刻反思了主流的MBA教育模式,并做过如下评论:“每个MBA毕业生都应该在自己前额烙上骷髅标记,并写上不适合做管理人员的警告。”明茨伯格认为商学教育重点应放在管理者的“心智模式的重构和突破上”——针对高级管理者的教育尤其如此,而非专注于功能性的知识模块,并大声疾呼进行管理教育的改革。

在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副院长宋华教授看来,国内EMBA教学体系已到了非改革不可的关口,“现在培养出来的只能是职员,不会是真正的企业领袖”,他直言不讳地批评国内部分EMBA项目已然沦为“富人俱乐部、交友俱乐部、喝酒俱乐部”,“如果庸俗化的导向持续下去,中国EMBA教育未来就是死路一条”。同时,宋华分享了人大商学院引入明茨伯格管理教育理念,突破传统管理教育模式方面的实践。

《21世纪》:人大商学院是国内最早开展EMBA教育的院校之一,为什么现在开始要谈改革了?

宋华:中国EMBA教育走过了十年历程,一直沿用美国式、以功能性知识讲授为主体的教学模式来教育中国企业的管理者,知识普及的贡献很大,起码帮助管理者了解企业和组织的战略、营销、财务等知识,可是,现行教育模式现在的挑战很大。

中国企业当前的大课题是什么?第一,“制造大国”怎么向“创新大国”转型;第二,企业如何走出去;第三,企业如何更好地与社会协调发展。这三条探索的主线,现在的EMBA教育已然不能“承受之重”。

首先,在课程体系安排上,基本沿用美式的工商管理教育模式:直接哈佛1.0版的案例,运用的也是哈佛的教学方法,讲台上的中国老师,最多是将西方的理论中国化,没有真正构建一个中国管理者亟需的知识体系和“知识建构”的方式方法,也忽略了中国国情和中国特定的制度环境。

其次,功能性教育为重,一般就是分门别类十几门课,缺乏必要的整合,而管理者、领导者更需要构建全面的知识观,懂财务、营销是不够的,更需要了解商业环境中的历史、法律、文学、宗教等情境性知识,商业与人文相互是交织在一起的。联想集团CEO杨元庆曾经做过分享,当年联想并购IBM的PC业务,杨元庆第一次去美国和人家谈判,带了一个很完善的方案过去,但IBM的人根本不和联想谈并购的商业条件,竟然大谈美国文化和美国历史,杨元庆感觉特别尴尬,回来以后让团队所有的成员恶补美国文化和历史,他后来明白了IBM的意思,“如果你连我的文化和历史都不懂,你凭什么来收购我?”

再次,灌输式教学。传统的教学模式,就是一个教授站在台上,台下经验丰富的管理者学员以倾听为主,没有参与、讨论,即便本土案例的讨论,仍然是老师主导。目前EMBA的主流学员群体大多受过良好教育,具有知识涵养,实践经验丰富,仅仅灌输满足不了他们需求。对于经验丰富的管理者而言,其知识是被建构出来的,而不是完全单向传递出来的。

最后,EMBA教育出现庸俗化的倾向。社会的其他阶层,一谈起EMBA,很多人印象是什么?不是培养企业领袖精英,而是富人俱乐部、交友俱乐部、喝酒俱乐部。如果社会对EMBA教育有这样的观感,就更要进行改革,否则未来的出路就是“死”,培养社会领袖、中国脊梁啊,不都是空话吗?

《21世纪》:上述的问题固然也存在,可是,抛弃现有的教育模式,你们能够自己另起炉灶吗?

宋华:明茨伯格有一个理念——管理者而非MBA,商学院的MBA教育是培养不出管理者的。1996年,他在加拿大麦吉尔大学管理学院发起成立了国际教育联盟IMPM (International Masters in Practicing Management),联合5所商学院创立了全新的工商管理教育范式,其特点是将管理过程看作是一个融合 “科学(Science)、艺术(Art)、手艺(Craft)的过程”,致力于帮助管理者改善心智模式、提高系统思维能力等。

在IMPM的基础上,2007年以来,人大商学院发起了CMPM(Chinese Masters in Practicing Management),我们就希望采用手艺或者园丁的方式,通过和学员进行深度交流,充分尊重参与者的个性差异,帮助他们提升心智模式、切换思维方法,以此提高管理能力。当然,这种教育范式带来很多改变,比如教学过程鼓励学员的参与,学员参与时间和老师讲授时间比例为1∶1。

《21世纪》:按照明茨伯格的思想,应当如何来帮助管理者优化其“心智模式”?

宋华:首先是“反思”,这是CMPM项目最核心的一个模块。反思什么?自我、组织、情境、社会和变革。如果反思的心态和习惯,不可能成为一个优秀的领导者。有一个CMPM学员在非洲有渔业业务,热衷于造大船去捕鱼,后来就学习从利益相关者的角度进行反思,认为经济导向性太严重,没有给当地非洲居民带来太多福祉,于是,他们改变作业模式,在近海海域就尽量安排小船,这样当地居民有能力做股东,也租得起船,公司还培训他们怎么捕鱼、怎么分类,创建了一个合作者组织,当地社区一下子高兴了。

第二是“分析”思维和洞察力的全面培养。管理者做决策,不会分门别类说,今天做的是投资决策,明天做营销决策,面对的往往是一个复杂社会,复杂问题的集合,因此,管理者要有系统的决策观、历史感以及在不确定的情境下有效捕捉相关经济、组织、文化、历史、法律等各路信息的能力。

第三,是“练达”。所谓“练达”,就是管理者必须认识到不同的社会情境的差异,管理某种意义上没有对错之分,是高度依存于情境而存在。全球化无非就是“走出去、走进去、融进去”,不了解对方的情景,融不进去。

前一阵带同学去台北,大陆与当地学员混合编组,有一个上午讨论一家台湾企业是否要在常州投资开设印染厂,所有台湾的企业家学员做案例分析时,基于投资回报率和产业分析,都认为要投,所有大陆企业家都反对,为什么不投?印染产业高污染,长三角正在努力将产业外迁,无论设备是否高端,但凡产业不符合国家政策,将来风险大,更重要的是,大陆的制度环境,当下中国将经历各级政府换届,换了人就意味着换了政策环境。这样的分析让台湾学员开了眼界。

第四,就是“合作”,人和人之间、人跟组织之间、组织和组织之间、组织和政府与社会,都需要合作。更重要的是,学员通过参访、反思、交流和听课,逐步培养和人、社会合作的心态。合作的方法更是很丰富。

最后一个,则是“行动”,比如,每个模块结束之后,我们就要求学员必须要写行动方案,称之为“反思报告”。反思报告要求学员根据所学、所思、所看来结合自己组织的事情,看这个教育过程对学员本人、企业的影响力(impact)是什么。并据此制订组织、部门变革计划、行动方案、人员配置、结果预期等。

《21世纪》:国内有没有商学院跟进同样的改革?你们不担心这种改革会被定义为“非主流”吗?

宋华:现在没有跟随者。据我所知,目前很多商学院关注CMPM项目,这反映了发展趋势。我们从2006年就开始酝酿,2009年正式推出,具体的操作方式在探索中,所有创新实践都在CMPM项目,待经验成熟后,会陆续推广到EMBA和MBA项目,将来可能也会有很多学校跟进。

CMPM依托的管理教育理念,绝对不是非主流的。麦吉尔大学本身就是很知名的学校,前年我们去芝加哥和耶鲁两所大学的商学院,他们已经动手改革,前年去哈佛商学院,他们教授会正在讨论如何改良,大家的改革理念是一致的,就是如何将学员经验和学理知识进行有机结合,学员作为学习主体,如何主动参与自身的知识建构、知识管理、知识创新和知识运用的过程。这种方向是大有前途的。

盖世大侠

萌将风云

神雕侠侣

星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