建筑清水模板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建筑清水模板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对话马云阿里巴巴的本命年革命诚信风波转型之痛

发布时间:2019-09-29 19:17:48 阅读: 来源:建筑清水模板厂家

对话马云:阿里巴巴的本命年革命 诚信风波转型之痛

自1999年马云创立阿里巴巴至今,时光荏苒,转瞬之间已过12年。马云说今年是“阿里本命年”,他还说本命年是阿里巴巴的“多事之秋”。

这一年,关于阿里巴巴新闻不断,B2B上市公司CEO卫哲离职,淘宝诚信门(央视经济半小时称“淘宝存在售假”)事件、支信宝契约门(有媒体称支付宝股权转移违反契约)之争、雅巴(雅虎、阿里巴巴)背后角力,这一切使得2007年11月阿里巴巴B2B香港上市之后保持低调的马云频频露面,接受媒体采访,解释阿里巴巴面临的一切。

面对风狂雨骤,马云并没有止住前进的步伐。他开始对阿里巴巴进行了一场大规模的自发式变革。

16日,淘宝表示公司将会分拆为三个独立的公司,分别为沿袭原C2C业务的淘宝网(taobao.com),平台型B2C电子商务服务商淘宝商城(tmall.com)和一站式购物搜索引擎一淘网(etao.com)。

“大淘宝”战略提升为“大阿里”战略。“大淘宝”战略的目的是建立一个以消费者为中心的网购生态系统,“大阿里”将和所有电子商务的参与者充分分享阿里集团的所有资源——包括所服务的消费者群体、商户、制造产业链,整合信息流、物流、支付、无线以及提供数据分享为中心的云计算服务等。

这是十二年来,阿里巴巴集团组织结构上进行的最大力度调整。此前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已经形成了阿里巴巴、淘宝网、支付宝、中国雅虎、阿里云等5家公司。在淘宝网一拆三之后,其序列中除淘宝网外,再度新增一淘和淘宝商城两家公司。

诚信风波

《21世纪》:支付宝股权转移饱受争议,有人说你违背了诚信原则,真实的情况是怎么样,你是否获得董事会授权?

马云:在支付宝获取牌照的所有行为,尽管终止协议控制没有得到孙正义、杨致远的支持,但获得了董事会“授权”,并不算违约。早在2009年7月24号有一个会议纪要,董事会授权管理层去做股权结构调整,以获取支付牌照,这个授权,已经存在三年。

《21世纪》:为什么没有董事会的正式决议?

马云:支付宝成立五年以来,自从孙正义、杨致远进入董事会之后,五年以来支付宝都只有董事会纪要,五年来,每一件讨论事情都会记下来,从来没有董事会批准,形成决议这样的流程。

对于非上市公司,并不需要董事会决议这样的正式文件。成立淘宝就是我跟孙正义两个人的君子协定,我全力以赴地进入这个领域,孙正义给予过一些资金支持,成立支付宝没有决议,成立阿里云也没有决议。

《21世纪》:当时管理层为什么会授权你做这个事情?

马云:2009年授权管理层做这个事情的背景是,当支付宝越来越大的时候,当第三方支付产业越来越发达的时候,国家一定会出台相关政策和法规进行规范。为了不妨碍支付宝的发展,董事会当时觉得需要这样做。

关于支付宝,董事会里一直“吵吵闹闹”,直到今年一季度,央行正式出台规定,要求终止协议控制,双方的“吵吵闹闹”达到了沸点,最终未能达成一致意见,最后只好无奈地做出一个并不完美却在当时当刻唯一正确的决定。

《21世纪》:关于协议控制,双方分歧的焦点是什么?

马云:我们的原则是坚持按照国家法规办事,终止协议控制,他们(孙正义、杨致远)认为,协议控制一定可以,中国所有法规都可以绕开的,没有不可以的。我们认为支付宝是什么规模、多大的用户量,不可能绕开,孙正义、杨致远说,在中国有认识的朋友就是这么做的。

我却认为,别人犯法我管不了,但我不能犯法。

孙正义、杨致远不理解中国实际情况,照搬美国经验,支付宝成立这么多年来,从第一天开始,大家都知道我们的压力,中国没有这么一个机构、这么一个先例、这么一个行业的,是类金融服务,所以我们每个季度向央行汇报,我们把所有的钱交给工商银行进行监管,做得不好,我们就进监狱了。

《21世纪》:孙正义、杨致远错了?

马云:作为大股东来讲,孙正义、杨致远也没错,他们必须代表雅虎、软银的利益;但作为阿里巴巴集团董事,他们错了,他们应该站在阿里巴巴的立场上想问题,如果没有办法申请到牌照,整个支付宝公司就瘫痪,支付宝瘫痪掉,整个淘宝瘫痪掉,整个阿里巴巴肯定也瘫痪掉。

这等于整个中国的电子商务网站也会瘫痪掉。第一批牌照支付宝没拿到,结果会怎么样,支付宝就是一家非法经营公司,六亿的用户该怎么办,淘宝80%以上的交易通过是支付宝远成的,是靠支付宝支撑的,中国还有几十万小网站靠支付宝支撑。

《21世纪》:你把央行的通知给孙正义看,他们如何反应?

马云:孙正义摇头说“不可能,不可能”,杨致远不表态。

转型之痛

《21世纪》:淘宝不断面对假货的指责,原因是什么?

马云:我们正在承担中国转型之痛。每个人都在说中国要转型,中国要升级,大家知道转型是很痛苦的,阿里巴巴、淘宝在承受中国转型之痛,以前这哥们儿没品牌、没设计、没渠道,今天突然要卖到国内来,他必须经历阵痛。

这个“痛”在淘宝上有很多,我们称之为网货,你们可能称之为假货,其实它是真的!

而且中国经济的问题是什么?上头有知识产权压着,美国的律师比警察还多,知识产权早就设计好了,下头能源、石油一掐,中国只能当工厂。唯一破这个局的是互联网!

如果只是老百姓觉得这是有问题的,我们不否认这有问题,但是今天需要有人去解决这个问题,今天需要有人去承担这个痛。所以我今天告诉大家,我们不是一家很赚钱的公司,而是希望对这个社会、对这个国家真正做一些事,承担责任,付出代价。人均GDP至3000美元、4000美元的时候,一定会有这个过程的,这个过程我们今天必须付出代价。

《21世纪》:国外的环境与中国的环境有何不同?

马云:我们所处的环境比较艰难,尽管我们得到政府支持,得到媒体理解,但是我觉得在今天,我们依然是孤军奋战。我为淘宝、阿里巴巴,当当、卓越也好,为无数这样的企业感到骄傲,他们都是在以一己之力改变社会。我觉得很不容易。

《21世纪》:中国经济转型、产业升级,难点在哪里?

马云:我有一个很好的朋友,一家著名电视机制造商,他跟我说,从设计、组装到采购料采购,一台电视机的利润只有七块钱!他说,我还敢创新吗,因为我一个不小心创新失败,很快就会亏损、破产。因此中国企业就没有创新了,因为企业没有利润,所以不敢创新!

谁是最大的受害者,消费者是最大的受害者。凭什么一瓶酒的材料是二十块钱,但是在街上卖的是八百块,中间电视广告三百块,店面三百块,还有各种中间渠道商……消费者没有好处,制造商没有好处,中间这条链条太长、太复杂。电子商务可以改变一切,这是解决问题的机会。

《21世纪》:外部经济环境不好,电子商务如何帮助中国企业?

马云:广东很多企业在金融风暴以后,外面没有定单了,但是工厂工人在,设备在,原材料买在那儿,他们今天卖不出去货了,只能转向内销。有什么办法帮助他们?

淘宝做的,让原来只做出口的企业转向内需。去年我们光卖广东货就卖了460亿,这460亿的广东货有多少原先只会出口?有时候你买到产品,你说怎么那么便宜,国外卖2000美金,在广东只要1500人民币,事实上广东的工厂卖的就是1500人民币,而老外贴上标签之后变成2000美金。

这就是我们说的网货。我们正在做“无名良品”,就是希望帮助更多制造业者从出口转内销。

有人说这跟我没关系。如果有五十万家企业歇着,每家企业一百个人,你算算多少人会失去就业机会? 社会稳定与每个人的生活,每个人的工作的关系太大,不仅仅是政府的工作,也是企业的责任。

强势消费者

《21世纪》:你说你有一个原则,阿里巴巴有一个原则,你相信大多数人是好人,一个常识是,人都是逐利的,淘宝、阿里巴巴前段时间面临的问题,可能就是因为人的逐利性,你觉得你的原则是不是需要修正?

马云:卖家逐利是肯定的,在商业社会,市场经济条件下,有一句话“利己必先利他”。消费者也不傻,在淘宝交易平台上面,商家那么注重自己的信用,注重每一个消费者评价,甚至有时候用一些极端手段解决中评差评的问题,背后就是说这个“信用=财富”,这个等式越来越强。

淘宝建立了这样一个机制,让每一个消费者可以评价,可以留言,可以投诉,可以任何时候发起维权,这个机制给商家很大的约束,他做事情必须想清楚后果。大部分淘宝商家都不是只做一票生意的,他们是长期经营的,有很多是几十人甚至上百人的团队,他们也在负起整个企业和个人发展的责任。除非他真是个骗子,骗了走人。

商家肯定逐利,人性也肯定善良,特别是在透明的环境里,在阳光下面,所有人都是好人;在黑暗里面,有部分人忍不住诱惑。

《21世纪》:面对商家,消费者显得弱势,如何令消费者更有话语权?

马云:在淘宝平台上交易,整个市场的设计和出发点都是消费者导向,两年以前我们提出了整大淘宝战略,换句话说这个战略的前提是我们把所谓市场上讲的B2C、C2C放到一边,我们提出了一个C2B,C2B核心就是以消费者为导向,以消费者为出发点,整个平台设计和管理都这样做。

包括前面我们介绍到的,我们认定消费者在交易过程当中,相对卖家来讲他还是一个弱者,因为他是一个个体,怎么帮助个体,一个消费者在淘宝并不孤单,淘宝和你在一起,淘宝提供整个全程帮助。

《21世纪》:具体有哪些措施?

马云:比如说举证倒置,原来都是没有的,也是我们在实践过程当中摸索总结出来的,买家举证困难,消费者举证困难。怎么办?我们由卖家举证,你不是比较强大吗,那你来告诉我你有没有问题。

包括先行赔付基金,目的也是提高赔付基金与赔付效率。

《21世纪》:对于淘宝目前的诚信环境,你满意吗?

马云:五万分之一的不满意率还是一个比较低的数字,要做到十万分之一,现在还不知道如何搞,当然我跟淘宝说我们还是得继续努力。横向比较,线下店,没有低于五万分之一的不满意率的。

五万分之一的不满意率,我个人觉得很了不起,但购物的人一天超过7000万,够你折腾了。我们要降低不满意率,这需要一个过程。不是说我们回头看看别人觉得自己挺好,就不再积极求上进。

五万分之一的事,怎么样做到没有坏人,我有理想,但是我绝对不理想化,我做不到。我相信人类社会没有坏人,不可能。没有坏人这个社会一定会灭亡。

中国奇迹

《21世纪》:中国电子商务产生了很多问题,网购,如何看待电子商务对中国的影响?

马云:中国电子商务已经创造了中国的奇迹甚至世界的奇迹。从淘宝看,无论从交易量、交易笔数、用户人群来看,已经超越eBay,超越了亚马逊,这已经创造了一个世界奇迹。

这个奇迹的另一意义是,在中国做传统商务比在美国难很多,美国完整的诚信体系、物流体系、商业体系非常完善,电子商务只是西方经济的重要补充;沃尔玛、K-mart等传统商务很强。

中国信用体系比较糟糕,物流体系比较糟糕,配送与商站体系比较糟糕,这使得电子商务创造了奇迹。今天中国整个网购迅速发展,不是因为我们多厉害,而是网购符合现在的中国。

《21世纪》:电子商务给中国社会带来的改变是什么?

马云:我觉得对中国有三个很重要的影响。

首先是让信用等于财富。有了网络,有了电子商务,这个等式才建立起来。淘宝上面的每一个好评,每一个差评,对一个卖家来说多么重要,我们终于逐渐建立了“信用=财富”的等式。

在网购以前,有信用的人,未必有财富。

其次是让消费者变得越来越聪明。淘宝的“淘”字就是让消费者懂得如何去选择,让消费者用自己的钱去投票,这是好企业,或是坏企业,消费者越来越聪明,不管在哪里买到假货,都有了更强烈的维权意识和更多维权方式。

第三个贡献是,我们让制造业不仅仅懂得制造,更懂得服务,懂得营销,懂得品牌的重要性。广东的很多企业,我认为原来中国很多企业不是企业,也不是工厂,他们仅仅是车间,他们只会制造,通过什么渠道卖出去,贴上谁的品牌,终端消费者是谁根本不知道,一旦出现金融风暴,这些制造企业傻在那儿:卖不出去了。

今天中国经济在转型,在升级,企业除了会制造以外,你还会必须学会营销,你还必须贴上自己的品牌,必须知道谁买了你的东西,满意度如何。我觉得这是网购对整个中国社会产生的巨大影响。

《21世纪》:除了产业价值外,电子商务给最终消费者带来的好外是什么?

马云:我们帮助了低消费人群消费。今天CPI涨得那么快,要不是淘宝,我不知道怨声有多大。收入3000元,4000元的人,没有淘宝,我真不知道他们可以怎样生存。在淘宝上花一千块钱,相当于社会现实中三千到四千块钱的生活,我们帮助了低消费人群生存。

数据显示,淘宝人均消费总额增加,但每笔消费量在不断降低——本来每笔交易平均240、250块钱,现在可能170、160块钱。

《21世纪》:接下来,还有什么行业可能象互联网一样,给中国带来机会?

马云:再另外诞生一个像互联网产业一样的高科技领域的奇迹并不容易。我们看到了facebook,我们看到了谷歌,我们更要看到了美国政府,美国老百姓对这些创新公司坚定不移的支持。谷歌,facebook难道没有给美国政府带来麻烦?尽管带来了麻烦,但相反,他们的政府,他们的媒体,站在他们的背后在支持他们。而我们所处的环境呢?

天竺葵的每个月治理金丝玉蝶http://nongye.9511253.cn/1385.html

Bertone携手菲亚特推出概念车Suagna电力仪器http://wujin.9927867.cn/1513.html

杏仁产品生产技术麻叶栒子http://nongye.5615089.cn/1451.html